快捷搜索:

弟弟为哥哥而生!这一家人欠巨债,愁手术费还愁奶

“弟弟的手这么冷,我给他暖暖。”22日一早,戴着口罩的10岁的杨星广着急地要见弟弟。弟弟这个在齐鲁医院健康楼产房出生的婴儿,给与白血病搏斗了一年的家人带来了更多生的希望。他出生而带来的脐带血、脐带和胎盘都有望用在一年前突患白血病的杨星广身上。但高兴之余,爸爸杨同友的担子更重了,来济治病一年,他已经背上了28万元的外债,如果配型能成功,随之而来还有大笔手术费,而眼下,他不仅要为杨星广治病揪心,还要为小儿子的奶粉钱发愁。

弟弟刚出生,杨星广就迫不及待地去看他

小星广坚持把病床

让给妈妈睡

杨同友的二儿子杨星广患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型,复发率高。为用脐带血救治小星广,他和妻子生了这第三个孩子。

见到弟弟的杨星广很开心,在妈妈喂奶的间隙,他小心翼翼地侧卧到床上,看着这个眼睛还没太睁开的弟弟。在他被查出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后,为了能用脐带血救他,妈妈几个月后就怀上了小娃娃。

弟弟还在妈妈肚子里时,妈妈就在医院照顾星广,晚上睡在陪护椅上。“星广一定要把病床让给妈妈睡,霸着陪护椅,就是不肯走,在陪护椅上睡了两天。知道弟弟21日晚出生了,22日一早就催我带他去医院看。”杨同友说,一到医院星广就握着弟弟的手,发现弟弟的手太冷,他就一直握着要给弟弟暖手。

因为黄疸,弟弟出生后需要在保温箱治疗,住了5天院,25日下午才出院。而这一天杨星广接到了医院的住院通知,两三天后就要开始新的一次化疗。一家人在齐鲁医院旁租住的40平小屋里,享受着难得的喜悦。杨同友给幼子起名杨家祥,希望今年一家人可以平安祥和。

爸爸说,懂事的星广知道弟弟出生的不易,也知道弟弟出生是为了他。弟弟回到家后,他也经常握着弟弟的手,还帮弟弟换尿不湿。

“这一次我把孩子的脐带血、脐带和胎盘都留存了,只要对星广治病有一点用,我都存了。”杨同友说,星广出生时,因为花费高,自己没有留存脐带血。“发现孩子生病后,后悔了,但是没有办法,所以只能再生老三。”

杨同友说,上三年级的星广去年3月左右查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后,10月又脑部感染,治疗已经让他身体虚弱。

三月查出白血病

十月查出脑部感染

22日下午,记者跟随杨同友从齐鲁医院步行5分钟回到出租屋。房子大约40平,客厅很小,一张简易单人床上放满检查结果资料袋,除小洗衣机和小电冰箱之外,客厅放不了更多东西。卧室放了一张双人床,客厅旁一个小间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。加上刚出生的宝宝,小屋最多时要住5个人。“一个月租金约2000元,再加上燃气费、电费和其他开支,一个月得3000元。星广免疫力低,怕被感染,所以得给他单独一个卧室。”

10岁的杨星广脸部有些浮肿,因为长期吃药嘴唇有一道裂痕。“感觉上苍给我们开了一场天大的玩笑,孩子去年年前开始有呕吐,当时以为是胃病,不是很在意。可过完年后3月7日晚又出现呕吐症状,因为无知大意,我们还是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自己和妻子都很健康,杨同友没想到孩子会得什么大病。但是去年3月8日一早星广吃苹果时牙龈出血不止,到县医院检查后,医生说可能是血液病,让杨同友带孩子到菏泽市立医院做进一步诊断。“下午到了菏泽市立医院,检查后大夫说是白血病,让我们立刻到齐鲁医院去。”杨同友来不及反应,孩子就在齐鲁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治疗一段时间病情相对稳定后,为省钱一家人回到了菏泽老家。“去年10月,星广在家里突然晕倒昏迷,到医院查出是脑部感染,治疗了3个月,现在还在恢复期。”杨同友不敢大意,这次来济治疗就在齐鲁医院边租房住,他和齐鲁医院签订协议,将孩子留在齐鲁医院治疗。

杨同友说,未发病时的杨星广心态很好,虽然知道自己患了病,但他依然在痛苦的治疗中坚持了下来。

移植手术费没着落

干外卖发传单远不够

杨同友说,刚过去的这一年里,每一天都是煎熬。孩子患病前他在工地打工,妻子在菏泽家里照顾孩子。星广生病后,他辞掉了工作陪星广看病,大儿子只能托给老父亲照顾。一家人来自农村,家里本就不富裕,现在全家的经济来源就是他的父亲在家里种的五亩地。这期间他和父母都会打点零工,能挣一点是一点,但对治病只是杯水车薪。

“去年一年的治疗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还欠了二十八万的外债,我已经没有脸再去向亲朋好友借钱了。”杨同友说,去年一年光治疗费就花了50多万,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。“我很感激他们对我的帮助,他们跟我说钱不着急还,但是等孩子治好病后我一定还给他们。”杨同友说,星广患病后,村里给他办了低保,亲人朋友也给他借了不少钱,除此之外,他还在水滴筹、轻松筹的平台上发起过求助,有不少好心人在得知情况后纷纷伸出援手。

孩子病情稳定时,杨同友就去送外卖,也发过传单,做小时工,但时间长不了,收入也只够生活。“星广感染后情况不稳定,我哪儿也不敢去,就全心全意陪在他身边。”杨同友说,孩子因为长期化疗感染到脑部,还在恢复期,吃不进饭,身体弱,等孩子稳定了再做决定。

他担心孩子的白血病复发,主治大夫让他先吃化疗药和小疗控制病情,如果复发再化疗就只能走最后一步移植了,但是移植的手术费又将是一大笔钱。“孩子近一万的顺产费全是借的。”杨同友说,由于吃喝不好,没有营养,妻子没有奶水,只能靠他的母亲每天做小米汤充当奶水,如今孩子的奶粉钱也成了杨同友头疼的问题。“现在只能尽量努力母乳喂养,能省些是一些。”

如果您想帮助这一家人,可以与杨同友18595499718取得联系,或者也可以捐款,山东农村信用社6223201750606701杨同友。

(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皇 实习生 张金胜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